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鸡啄米第63章祁红卒死

2022-12-23 14:53:04 36

摘要:2002年元旦过后,参加完市电视台举办的庆祝活动的中午,武略局长一行在局里的食堂简单用餐后,各回各家。而副局长祁红却没有回家,去某浴池洗澡,陪同的有副主任黄仁。大约晚上六点多,接到同事电话,说副局长祁红在浴池睡觉时,突发心肌梗塞,在市医院进...

2002年元旦过后,参加完市电视台举办的庆祝活动的中午,武略局长一行在局里的食堂简单用餐后,各回各家。而副局长祁红却没有回家,去某浴池洗澡,陪同的有副主任黄仁。

大约晚上六点多,接到同事电话,说副局长祁红在浴池睡觉时,突发心肌梗塞,在市医院进行抢救,好像够呛。我连忙从家赶到医院,看到武略局长等一班人,楼上楼下的忙呼。祁红被送到医院后,医院采取了电击等各种紧急抢救措施,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祁红是2000年从分局长岗位提拔上来的,当过乡镇长,人高马大,黑呼呼的,很能喝,为人也豪爽,能够用几年的时间把分局工作治理的井井有条,许多方面工作都得到市局省局的认可,成为全市工商系统的一面旗帜。与祁红一同提拔的还有分局长宫白跃、办公室主任庞荣福、劳协秘书长姬大兴。当时,挂职副县长锻炼的毛兵也想回来,找到武略想借机提拔,结果被武略委婉陈词地拒绝了,并告诉他背水一战,参加市里的干部选拔竞争。

当年市里的竞争是很有意思的,只要任职二年以上的副科级干部都可以报名,而我却因省垂直管理被排出门外。而毛兵严格意义上讲关系还在工商局,却可“巧立名目”的以挂职身份参与了竞争,并与金考等一些与我同批参加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一道进入了面试环节。至于笔试,是否展现了真才实学,无从知晓。而面试环节,我全程参与了旁听。对于毛兵的理论水平真的让人刮目相看,把若干领导人的讲话都说得分毫不差。而金考的晋升更是迭荡起伏,笔试第一、面试第一的竞争对手在笔试胜出的公示期未有任何问题,面试胜出后在公示期竟然兒出了十年前在某国企挂职时1000元报销票据有问题的问题而落榜,金考由此顺利上位。

其实,在官场颠波的我,尽管很小白,也懂得所谓的“竞争上岗”的说词,很多时候是为一些人准备的油头、蒙蔽一些人的幌子而已。否则,毛兵又怎能胸有成竹、信手拈来的倒背如流,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如数家珍般的背出那些大领导的精粹呢,金考的竞争对手又怎么好巧不巧的出了早已压箱底的陈年芝麻、八百年的谷子、七百年的糠呢。后来,那个竞争对手也提拔了,只不过是位置不同罢了。量身定作的事情,而我还不知深浅的懊恼无资格参与,想想真是贻笑大方。

宫白跃和庞荣福都是九七年提拔的正科,用三年光景实现了从正科到副处的华丽转身,都是我学习追赶的榜样。而姬大兴在劳协能够提上来,得益于那些年个体劳协在促进个体私营经济发展、服务个体私营劳动者方面作了大量工作。他们四人能够得到提拔,真应该感谢伯乐般的武略。

可见,武略在干部的进步上,对能干事、肯干事的干部还是比较青睐的,也不会因个人好恶而否定干部的成绩和能力。比如姬大兴在一次武略局长向市领导汇报工作时,武略局长汇报的数字,姬大兴认为有问题,就插嘴说这个数不对。结果让武略局长很尴尬。晚上,在送走市领导后,正赶值班的我,碰到武略也被叫到了食堂吃饭。结果,刚坐下来,就莫名其妙地听了一顿武略对姬大兴的怒骂,骂得食堂服务人员噤若寒蝉、骂得这些吃饭的人也难以下咽。但事情过后,姬大兴还是没影响提拔。

祁红的突然离世,武略局长悲痛不已,痛失左膀右臂的武略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对祁红暗下毒手。

当时,祁红的死也传出了很多版本。有的说中午祁红喝了酒,睡觉时打呼噜喘不上来气,憋死的。还有的说祁红是被吓死的,当时接任的局长被检察院刑拘了,可能怕咬到他,吓死的。

祁红的身体很胖,应该有高血脂、高血压,心脏也确实有问题,早上坐在椅子上都能睡一觉,心肌梗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我还是比较倾向这种说法。

祁红当时正值壮年,他的去世,对家人造成的伤痛是无法弥补的。

而祁红与我,相交短暂,但友谊颇深。记得当年提拔时,武略和我说祁红在会上没少说我好话,出差学习时还为我专门带了礼物。

而我,在祁红独居时,也尽了兄弟情谊,包括乔迁时也出了力。

实在讲,祁红的突然辞世,与武略而言是失去了左膀右臂,与我而言是在班子中少了一个大大的助力。

在一个人的成长进步中,如果单靠业绩和能力没有外部助力是很难走远的。而对于助力,需要你不断的挖掘、不断的寻找,在不断的靠拢和相吸中,主动贴近、主动站队、主动付出,才能赢得位置、赢得光明、赢得未来。

所以,很多人成功后有些人不服。但又有谁能清楚人家背后的付出、背后的努力,背后的沧桑,背后的艰辛,背后的鲜为人知,是出卖了良知正义节气,是卑鄙龌龊无耻,是肮脏下流屈膝,是弯眉折腰出卖肉体,还是跪爬舔屁舔躯添逼,说得清楚吗。

总之,在这个利益至上的大潮中,又有什么不能成为筹码的呢。没有付出,白白获得,是不现实、不真实、不实际的。

对那些自我标榜有水平有能力,靠水平靠能力,既当婊子又立贞节牌坊的人我都被酸酸的熏醉了。

祁红的死,让很多人跃跃欲试,也成就了那个心机婊。多年以后,犹如执掌后宫的皇后一般风光无限,带领嫔妃三千,“母仪天下”,“祸乱朝纲”,把武略局长多年坚持的操守,丢到了爪哇国,让蝇营狗苟之辈登上了大雅之堂,好端端的一个局被弄得乌烟瘴气,蛇鼠之辈都趋之若鹜,前仆后继争先恐后的献金献银捐躯,导致一些有本事肯干事的人也不得不邯郸学步,否则就会在“五指山”下忍受着劣币驱逐良币的悲凉。

呜呼哀哉,我劝天公重抖擞,睁开厉眼,看看这逍遥自在的妖魔鬼怪,还会逍遥几何。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